陈子昂及其唐诗代表作介绍

澳门巴黎人官网

2018-11-07

陈子昂(659──702),字伯玉,梓州射洪(今四川射洪县)人。

出身于豪富之家,24岁中进士,为武则天赏识,召见金华殿擢为麟台正字。

由是海内词人,靡然向风(赵儋《右拾遗陈公旌德碑》)。

28岁随乔知之出征西北,三十五岁为右拾遗。 三十六岁因误识凶人,坐缘逆党(《谢免罪表》)而下狱。 三十八岁(武后万岁通天元年(696))随武攸宜东征契丹,为参军,不久被武降为署军曹。

这时他写了《登幽州台歌》、《蓟丘览古》等名作。

四十岁辞官归乡,后被武三思指使酷吏县令段简罗织罪名,诬害入狱,忧愤而死,享年42岁。 在文学上,陈子昂和四杰一样都不满意当时的宫体诗,但四杰是改造它,而陈是抛弃了它。 他的《修竹篇序》是一篇重要的文学批评文章,他在此文中明确批评齐梁诗风彩丽况繁,而兴寄都绝,提倡汉魏风骨、风雅兴寄。 他上承建安,下开盛唐,开创了一片浪漫主义的诗歌天地。 今存《陈子昂集》十卷,补遗一卷。

存诗120多首。

感遇三十八首(其二)①兰若生春夏,芊蔚何青青②。 幽独空林色,朱蕤冒紫茎③。 迟迟白日晚,嫋嫋④秋风生。

岁华尽摇落,芳意竟何成?①《感遇三十八首》是陈子昂的代表作。 ②兰若:兰花和杜若。 芊蔚:草木茂盛。

《列子-力命》:美哉国乎,郁郁芊芊。 ③蕤:草木花朵下垂的样子。

陆机《文赋》:播芳蕤之馥馥。

张九龄《感遇十二首》(其一)兰叶春葳蕤。 ④嫋嫋:通袅袅。

古人作《感遇》诗,一般都是自抒情怀。

这首诗用屈原《离骚》香草美人式的比兴手法,一写孤芳自赏的孤独感,二写岁华流逝,芳意难成的失落感。

《唐诗绪笺》:诗欲气高而不怒,怒则失于风流。 此诗气高而不怒。 《汇编唐诗十集》唐云:仅存汉魏口气。 登幽州台歌[1]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[2]。 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①据卢藏用《陈氏别传》,这首诗是在作《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并序》后,乃泫然流涕而歌此诗。

幽州台即蓟丘,战国时代为燕国旧都(今北京大兴县内)。 《蓟》诗序云:丁酉岁,吾北征。 出自蓟门,历览燕之旧都,其城池霸业,迹已芜没矣。

乃慨然仰叹。

忆昔乐生、邹子,群贤之游盛矣。

因登蓟丘,作七诗以言志,寄终南卢居士,亦有轩辕之遗迹也。 七诗题为:《轩辕台》、《燕昭王》、《乐生》、《燕太子》、《田光先生》、《邹衍》、《郭隗》。

七诗成而意未尽,因又泫然而作《登幽州台歌》。

②唐孟棨《本事诗-嘲戏》载:宋武帝尝吟谢庆《月赋》,称叹良久,谓颜延之曰:希逸此作,可谓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

《楚辞-远游》:唯天地之无穷兮,哀人生之长勤。

往者余弗及兮,来者吾不闻。

这是一首吊古伤今的生命悲歌。

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中的古人和来者,都是指像燕昭王和郭隗那样礼贤下士、重用人才的明君和贤臣。 这两句缅怀古人,感慨自己生不逢时;期待来者,感慨自己怀才不遇。

正如后人所作《陈公旌德碑》云:道可以济天下,而命不通于天下;才可以致尧舜,而运不合于尧舜。 这种深沉的失意、悲愤和孤独感占据了诗人此时的全部心灵,他驻足于幽州台上,以全部的心神去搜索幽州台悠长的历史和丰富的现实意蕴:悠悠的历史长河啊,你孕育了多少明君和贤臣,成就过多少丰功伟业;你又见证过多少昏君和庸碌,洗刷过多少罪恶和耻辱!悠悠的历史长河啊,在你的面前,个人的生命何其短暂!无论明暗贤愚,都是匆匆过客。 而可悲的是:我竟连这短暂的人生都无法利用,知音难遇,怀才不遇。 思之怆然,怎不令人涕下!这首诗用的是辞赋体。 体式的古朴、文辞的凝重与情调的慷慨悲愤、意境的雄浑深远相得益彰,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。 《柳亭诗话》云:阮步兵登广武城,叹曰:时无英雄,遂使竖子成名。

眼界胸襟,令人捉摸不定。

陈拾遗会得此意,《登幽州台》曰……。 假令陈阮邂逅路岐,不知是哭是笑?。